松花江网

您所在的位置 首页 文化 江城文坛

“我对每一个汉字都想入非非” 诗集《宛若流水》读后

2017-12-08 08:22    松花江网

  “我对每一个汉字都想入非非”

  ——诗集《宛若流水》读后

  赵培光是从我市走出去的,在离家乡不远的省城当编辑。我们相识多年,可见面的时候不多。偶尔相逢,大多是在文学研讨会上。他在文学的诸多领域都有建树,诗集《宛若流水》出版后广受好评,亦是意料中的事。

  拿到诗集《宛若流水》,棋牌游戏大厅:开卷便觉清丽典雅,让人耳目一新。作者简介以诗行样式排列,且每一行都有重量。然后是自序,没有目录。然后是一首一首的小诗,依次排下去,有三百首。我舒服地半靠在床头品读,一边读一边做记号。有时候,我会掩卷沉思,揣摩老友写诗时的心境或意趣。比如封面小诗:“再回来的时候/你已经一脸尘世/最初的羞赧/泛不起些许的光芒。”正是对书名《宛如流水》的诠释,一切都被时间的流水冲刷而改变了,伤感?无奈?怅然?比如封底小诗:“幻想有个村庄/那是我未来的居所/院子很小,跟房屋/一起/才能安放得下/我的早和晚。”恬淡,闲适,静谧,充满着理想主义的、幻想的诗情画意。

  《宛若流水》小诗三百首,赵培光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,都是在手机上写成的。大概有十几年了,他没写诗,他为什么写起了小诗?我想,他是要把半生的生命体悟、情感历程呈现出来。小诗写起来灵便、随性,适合他这些突然出现的片段式的回想和感悟。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社会背景,很多人内心浮躁,很难安静下来,再加上网络文字的快速覆盖和淹没,真金往往也要被泥沙掩埋。在这样的阅读背景下,短小精悍比长篇大论,更容易被人浏览。当然,这并不是说短小就是方向,文学也还是需要鸿篇巨制的。

  在现代文学史上,小诗曾风靡一时。1922年,郑振铎所译的《飞鸟集》出版以后,中国诗坛上一种表现随感式的“短诗”就流行起来。由于创作者众,因此酿成风气,形成流派,曰“小诗派”。冰心是影响较大的小诗派诗人。她的《繁星》和《春水》两部诗集收录的均为小诗。在新文学的初创和发展期,小诗有着独特的贡献,一股清新、隽永、秀逸、淡远之风,弥散开来。

  那么,在浮躁的当代,小诗是否又重新获得了舞台呢?

  赵培光的小诗三百首,平均每天要写3.333首,看似急就章,实则是一个敏感诗人半生的生命情感体悟。他从具象的人与物、事出发,放在时间的流动上,提取思想、感悟等形而上的意识精华,充满着灵性和思索。第46首:“回不去的除了年龄/还有与年龄相辅的感知/爱情让年龄由表及里/年龄让爱情由浅入深。”后两句是富有哲思的,需细细品味,即便是细细品味,也不一定能领悟到真谛。

  思想、哲理、感悟、经验,这些要素进入小诗,才会使小诗有重量。电光火石的一闪,会照亮我们的心空,给我们以心灵的安慰或启迪。读《宛若流水》,我们会一下一下地不断被照亮。“把思想拆开来/就不纠结了//把爱情拆开来/就不烦恼了//把自己拆开来/就不沉重了。”(第121首)这是一种放下的态度,一种解脱的方式,是对心灵的劝慰。若没有深刻的哲思、精炼的语言和巧妙的构思,千万不要触碰小诗。

  还是冬天的那次相逢,赵培光说:“我对每一个汉字都想入非非。”他把“想入非非”用到这里,表达了他的语言追求。对写作者来说,这话是极有启发价值的。尤其是诗人,你把一个字、一个词放在了出人意料而又合适的位置上,就会产生出其不意的效果。所谓语言的张力,就是字或词本义的再扩大和再创造。我们熟知的字或词,会豁然开朗地展开一片新的审美空间。如第135首:“森林中,多一棵树/或者少一棵树,谁知道/人群里,多一个你/或者少一个你,我知道……森林中多一棵树,或者/少一棵树没有谁知道/我却不能忽略你/少一个你,是少。”结尾的这个“少”字,被诗人注入了何等样的情感,此时已不单单是多少的“少”,它带有失落、怅然、痛苦的色彩了。一个妇孺皆用的字,在诗人的语境里,发出了别样的光芒。

  在《宛若流水》中,情感书写占了绝大的比重,这是赵培光的长项。当年他的散文诗集《不息的内流河》与我的《微雨丁香》,在本省范围内也算是爱情散文诗之双璧,风靡了好一阵子。1991年,我为他写过评论,题目是《恣意汪洋的情感世界》。如今再读他的小诗三百首,感叹他的情感世界依旧是恣意汪洋的,却有着纯棉的质地,朴素、深情、无邪,且多了些可资回味的意蕴。“爱情,像大坝/把所有的幸福/拦在身边/而有时,又像/多米诺骨牌/轻轻一点/便全军覆没。”(第31首)我读到了爱情至上;“我不敢遥寄老迈之躯/注入你的爱/最怕/我已经奄奄一息了/你却还在探亲的路上。”(第49首)我读到了沉重和放弃的崇高;“微信短信泛滥/自己被倒悬半空/无处可寻/无枝可栖/多么怀念四脚落地的往昔/眉头心头的传奇/丢下一张字条/便春暖花开。”(第89首)我读到了旧时光里爱情的含蓄和美感。这样的诗可解,又不可解,诗人给我们留下了想象的空间,读者可以各自的生活际遇和审美意趣进行再创造。

  写诗是智者的工作,它是需要智慧和天赋的。同样的语言材料,要看你的搭建艺术。晦涩与直白,是两个极端,都无意境。朦胧可见山色,是真正的艺术美。第203首:“九月的稻谷/一缕缕变香/飘在眼前/更香//九月的月光,一层层变凉/落在心头/更凉。”多么精巧的构思,由物到人,由外界到心灵,合乎逻辑地演化为心理感受。你可以把它理解为爱情诗,也可以理解为思乡诗。诗人营造的氛围,是心头的哀伤和清凉。第223首,在倒车镜里迎送,是很特殊的一幕,其特殊性在于诗人说出了这一幕。一静一动,情感的起伏蕴含其中。两个段落的诗在形式上可圈可点,字数的对应,词语的对应,空行在这里有了明显的意义,省略了相会的过程,完成了意思的翻转,两个段落如同两朵花瓣的打开。

  诗集《宛若流水》的格调可以用这样几个词来形容:清亮、清雅,恬静、淡远,灵性、随意。这表现在诗的意境、语言、氛围和它所传达的思想上,可以给人多方面的审美感受。

(东方樵夫)

反侵权公告:

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》、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等法律法规,未经书面许可,擅自转载本报社作品的,将涉嫌侵犯著作权人合法权益。为规范网络转载行为,制止非法侵权转载,本报社郑重公告:

一、任何单位或个人,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著作权归属于江城日报社(包括《江城日报》、《江城晚报》、《家庭主妇报》、《都市新报》、松花江网、吉林乌拉圈等)的原创内容,必须事先取得江城日报社书面授权;

二、对侵犯江城日报社(包括《江城日报》、《江城晚报》、《家庭主妇报》、《都市新报》、松花江网、吉林乌拉圈等)著作权益的违法行为,本报社将采取一切合法措施,追究行为人的侵权责任,包括但不限于公开谴责、向国家版权行政管理部门举报、提起诉讼等;

三、对于各类非法转载行为,欢迎读者提供侵权线索:

曹律师(法律顾问)0432-62582887

武文斌(版权合作)0432-62523496

文档附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