松花江网

您所在的位置 首页 文化 江城文坛

物 是生命的延续

2017-12-08 08:37    松花江网

  人的生命是有限的,物的生命就长得多。造物之人,将其生命中的一部分赋予了物,由物将其生命延续下来,这就是物的贡献。物在流传过程中,经多人之手,并留有历史故事和收藏、传承的痕迹,如浩如烟海的经史子集,如《清明上河图》、王羲之的《兰亭集序》等,使后世子孙得以欣赏和效仿,这是整个民族的生命在延续。

  祖上传下来的东西,拿出来敬赏时,我们常会说:“传了好几辈了,珍贵着呢。”

  笔者的一位画家朋友,家中藏有一幅门帘和一个烟荷包,大约是一百多年前的老物件,绣得相当漂亮,尤其是门帘上绣有一副对联:“春满管城书成蕉叶文犹绿,声流经简吟到梅花字亦香。”横批是“气溢芝兰四座香”。图案有鸳鸯戏水、牡丹蝴蝶、日云星纹,其文采、意境,让人觉得在书房中挂上这么一幅门帘,除古香古色外,还会激励人五更即起习字,夜半秉烛读书。笔者问他是否出让,他不假思索地说:“多高的价钱也不卖,这是我家祖母亲自绣的。”

  满族有些育儿用品,如摇车、长命锁、包小儿用的腰带、虎头帽等,能用好几辈人。一个摇车,亲朋邻友互相借着使用,把能睡过几十个婴儿视为喜庆。

  笔者还藏有某家祠堂中书有“家法”及“三多堂”私塾的戒尺,材质及刻字、嵌字均好,这是惩戒之物,足见其祖上重德,常用以诫勉子孙励志立德。其祖宗附于物上的生命,也就延续到了后辈人及藏者手中。

  常见一些人珍藏着友人、情人馈赠的物品,想起来时拿出来睹物思情,虽人在远乡,或人已不在,或彼此间已生裂隙,或已经分手,但物在,情就在。思念时,大多是情谊,已少了许多抱怨。

  以满族民间刺绣作品来说,基本出于姑娘媳妇之手,有的绣工不亚于机绣。她们在出嫁前要绣上几年,绣出几十件、上百件,有枕头顶、针线荷包、幔帐套,男人的腰带、烟荷包、钱荷包,还有为尚未出生的小宝宝绣的兜肚、虎头帽、虎头鞋等。图案上人物栩栩如生,鸟虫跃于布上,颜色搭配艳丽,针脚细小密致,浓情溢于物外,深意藏于线中。一对枕头顶,没有十天半月是绣不完的,出嫁时,一部分送与亲友和邻里,一部分藏于箱底,即俗话说的压箱底老物件,去世后传给子女。她们将当姑娘时对人生的憧憬,对爱情的忠贞,对亲朋的眷爱,对子女的希冀,都一针一线细密地绣在物件上。当她们的友人、亲人、情人欣赏这些物件时,其人的鲜活生命、音容笑貌仿佛就在眼前。

  藏品中一些器物做工非常精美,如玉件、寿山石中的雕件,透雕、浮雕做工之精巧,人物、动物造型之神韵,拿出任何一件都让人爱不释手。如我收藏的木器中有一个一百多年的多功能木架,三层,梯式,可折叠成板状,拎起可出游,可支成各种角度,上面可摆书卷,供挑灯夜读,也可放镜片,供妇女梳妆,应是小夫妇生活中外出时的实用器。除多用途外,其做工非常精细,物稍盈尺,却有方、圆数十个榫卯,一厘米厚的木条上,均为半卯,表面不见榫眼,虽经多年颠簸,榫卯没有丝毫松散。过去人纯用手工制作,师徒口传心授技艺,此物无论整体的构思造型、细部的雕刻修饰,没有一处不到位,几无一点瑕疵,这是古人精益求精的工匠品德。今天的人在传承这些老物件的同时,还学得古人一丝不苟的严谨,棋牌游戏大厅:这是物的又一种生命的延续。

  正是亿万藏品将先人们的生命一代一代地延续下来,我们每个人都是这生命延续链条中的一环,让我们努力地做好自己这一环节。(江汉力)

反侵权公告:

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》、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等法律法规,未经书面许可,擅自转载本报社作品的,将涉嫌侵犯著作权人合法权益。为规范网络转载行为,制止非法侵权转载,本报社郑重公告:

一、任何单位或个人,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著作权归属于江城日报社(包括《江城日报》、《江城晚报》、《家庭主妇报》、《都市新报》、松花江网、吉林乌拉圈等)的原创内容,必须事先取得江城日报社书面授权;

二、对侵犯江城日报社(包括《江城日报》、《江城晚报》、《家庭主妇报》、《都市新报》、松花江网、吉林乌拉圈等)著作权益的违法行为,本报社将采取一切合法措施,追究行为人的侵权责任,包括但不限于公开谴责、向国家版权行政管理部门举报、提起诉讼等;

三、对于各类非法转载行为,欢迎读者提供侵权线索:

曹律师(法律顾问)0432-62582887

武文斌(版权合作)0432-62523496

文档附件